【我,橄不同】我是赤列平措,我在海拔3650米的拉薩辦橄欖球賽

2018-11-08

大家好,我叫赤列平措,2017年畢業于華東理工大學,在拉薩一家國企人力部任職,最愛的球星是林奇和基克利,最愛的球隊是西雅圖海鷹。

初識橄欖球,是在學??吹窖扉蠙烨蜿牭恼行?,之后才去參加訓練。

有一次訓練我接到球往達陣區跑,當防守人來扯我的腰旗的時候,我下意識地用一只手護住了球,用另一只手去推防守人。
 

這在腰旗的規則里是犯規的,所以比賽后學長跟我說:你啊,應該打裝備?;氐剿奚岷蟠蜷_電腦搜索橄欖球,這一下就入了橄欖球的“不歸路”。

大一下學期,我們開始籌備裝備橄欖球隊,球隊規模從最初的4個人到我畢業時的23個人,球隊成績也從聯盟墊底到拿下了聯盟前四的成績(CUAFL的2017賽季,沒有季軍爭奪賽)。

華東理工大學終結者美式橄欖球隊,是我大學最寶貴的記憶,我和我的隊友們畢業后,仍然希望把火炬傳遞下去,專門建了個群來討論甚至資助目前學校球隊的建設。

 

接觸橄欖球之前我都是在打籃球,任何團隊運動都講究配合,但是橄欖球才是把配合發揮到了極致:戰術配合里任何一個點出錯了,就可能得不到最好的效果,嚴重的會導致失誤甚至掉球。

但萌新們也不要被嚇到,因為橄欖球的包容性非常強,任何體型的人都可以在隊伍里擔任一個位置,高大壯實首選近端鋒、截鋒,高大靈活可以打外接手,矮壯去試試跑衛,高瘦的可以考慮向角衛發展…諸如此類,只要你勇敢,總有你適合的位置。

戰術是橄欖球最吸引人的一部分,讓我最難忘的就是2017年下半年,我們與某校在季后賽碰面,那場如果輸了,那我的大學橄欖球生涯就結束了。

開場之后我們與對面交替領先,我們在最后10分鐘內完成了兩次抄截,但是我們這邊也有失誤。在第四節還剩兩分鐘時,對方領先我們6分,然而我們的四分衛受傷了,我這個曾在大二做過主力四分衛只能臨時頂上。

當時我的戰術本里,只有一個戰術可以讓我們絕地重生,所以我就一直在“演”,藏著我們的致命一擊。我不停地讓外接手開球前移動,但是每檔都是他擋人、讓我沖球,就這樣跑到了對方40碼左右。

比賽還剩10幾秒,成敗在此一檔,但我接開球竟然脫手了,對方防守端鋒已經撲過來了,跑衛幫我擋住了他,而更重要的是:前面“演”的那幾檔騙到了對手,外接手竟然沒有人跟防,后場只有他一個人!我在人堆里出球,達陣??!

在隊友們的協作下,我們絕地重生,進入了半決賽,可惜輸給了當時的亞軍,不過青春嘛,有遺憾也是一種美好。

 

去年畢業后回到家鄉,我和橄欖球的聯系只是在電腦上了,因為拉薩這邊沒有橄欖球組織。憋得心癢癢的時候我會一遍遍地去看之前大學比賽的錄像,有時還在胡思亂想:我可能之后就打不上球了哎。

那份心情,是不是跟海鷹打愛國者那屆超級碗后林奇的心情一樣呢?

之后幾個朋友跟我聊天時說起了橄欖球,正巧他們在初中接觸過腰旗,所以希望我們一起在拉薩開展一些橄欖球的活動。
12

好嘛,那我們就先從腰旗開始打,今年年初我們組織了幾次訓練,然后一個模糊的想法出現在我腦海中,我跟幾個建隊人立即就討論了起來:確定2018年暑假,在拉薩舉辦一場橄欖球比賽,就叫開拓碗!

然后我們很快就聯系了母校的學弟和另一位俱樂部的成員,先后從華東理工大學和西南民族大學借到了十套裝備!

既然要辦,那就要辦好。為了開拓碗盡量圓滿,我們在比賽前組織了不下八次訓練,一周兩練。

前幾次訓練都是給新球員打好基礎,練習例如站位、護球姿勢、沖球姿態、擒抱,然后在2V2時教規范擋人。  


我們定下的比賽日期恰逢八月中旬的雪頓節,這是我們拉薩盛大的傳統節日,所以體育場那天會有賽馬比賽,那我們就把比賽場地定在了我們大體育場邊的5人制足球場。

在這樣一個盛大節日的時間節點,又在熙熙攘攘的活動現場旁邊,當天比賽的參觀人數超乎我們的預料!

甚至在賽后,電視臺都對我們進行了采訪,再加上我們在朋友圈的賣力宣傳,開拓碗的余熱一直持續到了8月底 。

開拓碗終場的哨聲不代表著結束,目前我們仍會在周末進行常規訓練,已經慢慢有隊員開始購置裝備,再加上分布在各處打橄欖球的拉薩老鄉,我相信不久的將來,我們就可以開始將對抗訓練挪上正軌,甚至參加聯賽!

 

這幾年來,我最想感謝的就是家人和我的女朋友支持我大學期間從事這項運動,以及現在組建隊伍、運營隊伍,我愛你們!目前巨石達陣也在拉薩開了分校,這意味著我們拉薩的小孩子也能夠接觸到這項最棒的運動,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夠關注這項運動,并參與其中,感受它的魅力。

 

返回頂部
天天乐棋牌手机版下载安装